长沙 株洲 湘潭 娄底 岳阳 衡阳 怀化 益阳 邵阳 郴州 永州 湘西 张家界 常德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色旅游网 > 服务 > 红色文学 > 内容阅读  
纪念毛泽东逝世38周年:毛泽东,他终将会成为一种文化
时间:2014-09-09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肖欣 编辑:徐夏霏
 

  

 

  ( 1951年,毛泽东和孩子们在一起。)

(1951年6月8日,毛泽东和李讷在中南海散步。)

(1958年2月14日,毛泽东在长春电影制片厂与小演员谈话。)

 

  【上】

  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中秋节刚过,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他的追悼会,是他的第三代与他第一次团圆。包括他的嫡孙、毛岸青之子,1970年出生的毛新宇;1972年出生的外孙女孔东梅、外孙王效芝。除了长外孙孔继宁,直到去世,毛泽东没有见过他们中任何一位。

  不仅如此,毛泽东和贺子珍失散民间多年的孩子,也终未得见。

  其实,人们多么渴望毛新宇他们都能和普通人家的孩子那样,承欢祖辈膝下。毛泽东喜欢孩子,就像李敏说的,“像所有老人一样,隔代亲。”他一定有很多的精彩故事可以讲给他的孙辈们听,孩子们一定也可以给他带去无数的欢乐与温馨。但人们翻遍图文史料,至今也没有找到他和孙辈们的画面。

  人们也多么希望他能有一个花好月圆式的美好晚年,像传统戏曲的结尾那样和美团圆。苦难深重而终得解放的老百姓,对于这位给了他们一个新世界的人,既怀抱对待父亲般的敬仰与忠诚,又有一颗纯朴的赤子之心。

  “毛泽东为什么没有见自己唯一的孙子?”问号背后,有着老百姓的朴素心愿和深深遗憾。他的外孙孔继宁曾感慨,他晚年没有享受到幸福的家庭生活,这是“外公的悲哀”。

  但,对于这位见惯种种生离死别的老人来说,他已超越悲哀与遗憾。

  他来自人民,还是回到人民之中

  1962年10月27日,中国对印反击战取得节节胜利的当口,李敏的儿子、毛泽东的外孙孔继宁出生。他很高兴:“我70岁官升一级!”在李敏写的书《我的童年与领袖父亲》中,留下了毛泽东与第三代在一起的唯一场景:“父亲工作累了,顺脚就去看看小外孙,抱抱、亲亲、逗逗小家伙。”

  不久,李敏一家搬出了中南海。直到去世,毛泽东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第三代。他与孙辈们的交集只停留在照片与名字上。毛新宇的名字来自毛泽东的一句诗;1972年李敏的女儿出生,毛泽东看了李敏带去的外孙女的照片,以他名字中的“东”和他最喜欢的花“梅”为其取名。

  毛泽东不仅没有见过他们,他和贺子珍失散民间多年的孩子,也终未得见。

  在江西和长征中,毛泽东和贺子珍总共失散了三个孩子。新中国成立后,有关部门和人员包括媒体记者多次寻找,有多种说法。据多位当事人的回忆资料和相关媒体报道,经过多方寻找和考证,1973年,福建龙岩县一位名叫杨月花的女子,被认为就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女儿毛金花。贺子珍的哥哥贺敏学与杨月花见了面,并认下了她。遗憾的是,1974年5月她到了首都北京,但因种种原因未能与毛泽东相见。现在杨月花仍收藏着贺敏学送给她的礼物:毛泽东亲笔题写“秋收暴动十周年纪念一九三七”字样的集体照,左右两边分别站着头戴八角帽的毛泽东和身着戎装的贺子珍。

  2005年,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英国人李爱德和马普安共同撰写的图书《两个人的长征》,书中公开了他们在云南水田乡花房子探访毛泽东与贺子珍第二个女儿毛妹的过程。他们认为,当地一位叫熊化芝的农妇,就是毛妹,因为“时间没错,地点没错,‘收养’的关系也没错。”在书中,毛妹和其3个女儿的照片首次刊出。

  最令人感慨的,是关于他的儿子“毛毛”毛岸红的下落。据相关资料,毛毛的寻找过程几经周折。贺子珍的妹妹贺怡在寻找毛毛的途中遇车祸而亡;而一位被贺子珍认为是毛毛的孩子,因为有另一位母亲相认而再起风波。毛泽东说,他来自人民,还是回到人民之中吧。

  “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

  “我可以想象1935年时的情景:肝肠寸断的贺子珍把自己的新生儿交给别人,并就此永别……我站在曾经发生这一切的村子里,与我一起喝茶、吃黏米饼的可能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她已经苍老,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关于命运的种种可能与猜测让我迷惑而感动。”

  在 《两个人的长征》一书中,两位英国年轻人站在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小村子里,如此感慨家族的传奇和秘密以及命运的反复无常。如果猜测变成真相,如果两个时空可以彼此交错互见,他也会感到欣慰吧。让孩子们回到人民之中,是他对失散未见的孩子的心愿。寻找他的孩子们的种种回忆资料或许难辨真假,但这已不重要。

  当年毛泽东安慰失去毛妹的贺子珍说:“我们革命是为了造福下一代,而为了革命又不得不丢下下一代。我们现在只能这样。”

  为了革命,除了这些失散的孩子,毛泽东还付出了六位至亲的生命。

  自从1927年秋天,他离开长沙板仓杨家大屋他的妻儿领导秋收起义,他生命中有六位亲人都因为“毛泽东”这个人而死。 妻子杨开慧,于1930年11月14日被枪杀在长沙识字岭。她的死讯直到数月后毛泽东才得知,“开慧之死,百身莫赎。”上世纪80年代,人们在维修杨开慧家老宅时,意外发现了杨开慧写给毛泽东的8篇寄不出去的文字书信。她将书信藏在砖缝和檐下,待它们重见天日,她的润芝却永未能睹。

  29岁的儿子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牺牲,是他最后一次失去他至亲至爱的人。1922年10月24日,29岁的毛泽东当了父亲。按毛家的宗谱排序,这个伢子应该排“远”字辈,但他说自己早已“离经叛道”,妻子开玩笑说如果怕祖宗责怪,倒叫她想起“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岸”,成为这对新式夫妻为孩子取名的自定义序名。“毛岸英”,是第一个延续他的生命基因与血脉的名字。8岁时,毛岸英就和母亲一起入狱,后流落上海,与父亲分别19年后才相逢。但仅仅5年后,上天就夺走了他。

  毛泽东深知战场的危险,炮弹不长眼睛。但他决然冒着这样的风险送儿子上了战场。他没能第一时间得知儿子的死讯,甚至没能接儿子回家:毛岸英埋葬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他默默藏起了儿子的衣物。这些物品多年后才被人发现躺在仓库里,摆放得整整齐齐。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晚年的毛泽东,喜欢吟诵庾信的《枯树赋》:“此树婆娑,生意尽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据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他们听到他两次吟诵这篇赋,第一次就是在1951年,58岁的他在中南海丰泽园的办

  公室里,突然得知爱子早已牺牲在朝鲜的消息时;第二次是1976年,83岁的他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地书房里,周恩来、朱德两位国家领导人逝世,他突患心肌梗塞抢救过来之后。

  《枯树赋》伴随着他极度的悲痛忧伤。在这位老人低沉的吟诵中,丝丝渗透的,是他在那个瞬间苍凉甚至绝望的生命感。

  但,他不怕死,多次谈到死,还对他的保健医生吴旭君说,他死了要开“庆祝会”,大家都要穿得漂漂亮亮去参加。“因为新陈代谢。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他还说自己在世时吃鱼比较多,死后要火化,骨灰撒到长江里喂鱼。吴旭君回忆当时毛泽东对她说,“你就对鱼说:鱼儿呀,毛泽东给你们赔不是来了。他生前吃了你们,现在你们吃他吧,吃肥了好去为人民服务。这就叫物质不灭定律。”

  83年,他见惯太多生离死别,死别生离,对生命有一种比常人更深刻的穿透力和感悟力。

首页 [1]  [2]  尾页
  相关新闻:
 
通讯员登陆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指导单位:湖南省旅游局 主办单位:湖南红网
联系电话:0731-82960361 |投稿邮箱:yangyang@rednet.cn | 邮编:410005
Copyright (C)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红色旅游网 版权所有